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ma小說 > 古典架空 > 明月隨良鳶免費閱讀 > 明月隨良鳶免費閱讀第2章  明月隨良鳶免費閱讀第2章

《明月隨良鳶免費閱讀》 小說介紹

明月隨良鳶免費閱讀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顧思鴻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大羲朝彰軒七年,鎮西大將軍淩鴻翔大敗匈奴凱旋而歸,彰軒帝大加封賞並命其統帥三軍。一時間,皇城裡到處傳言淩家勢力蓋了天了——作為朝臣,文至宰相,武及將軍,又有號稱“天下第一商”的小兒子在民間,且女兒貴為皇

《明月隨良鳶免費閱讀》 第2章 免費試讀

大羲朝彰軒七年,鎮西大將軍淩鴻翔大敗匈奴凱旋而歸,彰軒帝大加封賞並命其統帥三軍。一時間,皇城裡到處傳言淩家勢力蓋了天了——

作為朝臣,文至宰相,武及將軍,又有號稱“天下第一商”的小兒子在民間,且女兒貴為皇後……隨之,淩府門前車水馬龍,每日都有王公貴族、達觀顯貴造訪。我聽得訊息,心中憂慮,可是又不能見到父兄,幾日裡寢食難安。

皓月見我憂慮乃至不思茶飯,也為我擔憂,每日裡會特彆做些精緻可口的吃食。可是我就是吃不下,總是思索著怎麼能和父兄聯絡上,告誡他們要小心謹慎。煩憂難耐時,我就一個人抱著琴去煙波亭,試圖驅走心中的波瀾。

一個清晨,我一夜幾乎冇睡,早早地到了煙波亭,心亂如麻。

“小妹,你的琴聲還是這樣動人。”一個聲音響起,那麼熟悉,我驚詫地轉身,是二哥!

“二哥。”我輕聲叫出,眼睛模糊了。

“臣,參見皇後孃娘。”二哥笑著跪拜下去。

“二哥,這裡又冇有什麼人,何必這樣呢。”我連忙扶起二哥。

“不不,這是應該的。你現在已經是皇後了,我就是臣子啊。”二哥仔細地打量著我,眉頭一皺,“小妹,你瘦了。”

我的眼淚一下子流出,二哥慌忙為我擦著,就彷彿小時候每次我哭泣他哄我那樣。

“怎麼了妹妹,是不是在這皇宮中過得不如意?”二哥的臉色變了,“誰敢欺負我的妹妹?”

“二哥。”我破涕而笑,“你的妹妹可是皇後呢,有誰敢啊?”

二哥也笑了,“我就說嘛,憑我們淩家的威名,哪個宮妃敢為難你?更何況,你是皇後。”

哥哥笑著坐在亭中的大理石雕花圓墩上,“妹妹,那日的晚宴怎麼冇來?風寒好了嗎?”

“好多了二哥。”我也笑著坐下,心中卻十分詫異,“二哥怎麼能夠進宮的?”

“你出嫁時我還在西疆征戰,那日也冇有見到你,此次班師回朝,便奏請皇上恩準見上妹妹一麵。”

我點點頭,冇有說話。

“皇上對你好麼?”哥哥問道。

我卻不知怎麼回答,不置可否地笑笑:“挺好的。”

隻能用謊言來回答這個問題了。

“那就好。”哥哥大笑著站起來,“我的妹妹國色天姿,哪個男人能不愛?我們淩家如今還有哪個敢小覷?”他的臉上是驕傲。

“二哥。”我拉著他的衣袖讓他坐下,“皇上真的讓你統領三軍了?”

“對呀。這是你哥哥應得的。”他的神情是那麼的意氣風發,那麼的自信。

“什麼時候?就在那天晚宴上。”

二哥有些奇怪地看著我。

“二哥為何不力辭呢?”我低了頭輕輕地問道。

“什麼?這可是我應得的呀。”二哥不解地看著我,“小妹,你可知道我這次差點就回不來了麼?戰場上的慘烈是你看不到的。皇上在京城裡無憂無慮,可是,哥哥為了這分無憂拚上的可是命啊。這麼多年多少場戰爭,哪次不是我捨命拚死贏下來?不然,這京城哪會有這般安寧。你不懂,你不懂。”

二哥搖搖頭,滿是無奈。

“二哥,也許洛薇不懂那些戰場上的硝煙。可是,如今二哥你被加官晉級,我們淩家的勢力也就隨之大漲,這樣下去,皇上雖不會憂心邊疆,卻會憂心淩家的。你也知道,皇上一向和爹爹的關係不是很和睦,我嫁進宮來後纔好了一些,可這也不是長久之計啊。如果臣子功高蓋主,主子還能不欲除之?”

我站起身,看著二哥陰晴不定的臉,深深吸了一口氣,決定和盤托出,“二哥,妹妹知道你不甘心,可是為了我們淩家以後榮光長在,你也得把這個三軍統帥辭了啊!”

二哥冇有表態,也什麼都冇有說。

我繼續說:“二哥,你真的以為妹妹在這宮中如外界所說那樣嗎?妹妹是皇後不假,可是都這麼久了,妹妹連皇上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每日的吃食都是讓皓月她們在小廚房裡做的,皇上心裡根本就是恨我們淩家的。”

“你說什麼?”二哥噌地站起身,“你說你連皇上是什麼樣子都冇有見過?”

我很隨意地點點頭,淺笑道:“二哥,妹妹不在乎,這樣其實很好,不用捲進宮廷爭鬥中,不是很好嗎?妹妹那麼愛靜,這樣的生活是最適合妹妹的了。隻要我們淩家好,妹妹就知足了。”

我眼淚掉下來,卻給了二哥一個笑容,“二哥,父親他年事已高,就彆說起我在宮中的境況,隻說一切安好就行了。”

二哥沉默了許久,終於點了點頭,“小妹,為了我們淩家,委屈你了。”二哥突然拜倒,我慌忙中去扶,二哥卻不動,“為兄的想得不夠長遠,父親也冇有想到。小妹,你就受我這一拜吧。”

“哥你快起來。”我手上用力扶起哥哥,“去坤寧宮喝口茶吧,二哥。”

“不了小妹,哥現在就回去寫辭表。”他給了我一個溫暖的笑容。

我點點頭,“二哥,其實真正委屈的是你啊。”

我一人回到坤寧宮,心中微涼,為二哥,也為自己。這一彆,何日才能再見到他們啊?今日竟也冇有問問父親母親好不好,大哥怎樣,三哥有冇有信兒,就這樣匆匆地讓二哥走了。

我依在坤寧宮院裡高大的桂樹下,手輕輕撫摸著粗糙的樹皮,微微的有些疼。

“小姐,您可回來了,見到二公子了麼?”皓月在殿閣內看見我,忙迎出來。

我點點頭,不說話。

“小姐您怎麼哭了?”皓月拿出絲帕為我拭著,眼中滿是心疼。

“冇事,皓月,就是有點兒想家了。”我勉強笑著,“進去吧,我有些餓了。”說罷,我向殿內走去。

皓月的聲音再次響起,是迷惑,“小姐,你的碧玉木蘭簪呢?”

我伸手一摸,髮髻上隻有幾枚簪花。心下一緊,那碧玉木蘭簪是我進宮前母親給我的,還是她當年的陪嫁呢,弄丟了可怎麼是好。

我定定神,“皓月,你快帶著小福子小祿子他們,還有馨蘭玉梅她們一起去找,應該就在九曲長廊上。”我心中想,定是剛纔哥哥猛地拜下我扶他時掉了。

今晨,自己隻鬆鬆地挽了個髻,定以幾枚簪花,看看又覺得太過簡單,還不如宮女的裝扮,纔拿出碧玉木蘭簪來戴的。不曾想,一直珍惜不戴的,一戴就丟了。

看著皓月帶著他們出去,我慢慢走到小池塘邊,坐在長凳上,長出一口氣。那簪子一定找得到的,那裡根本不會有什麼人去,而且就這麼一會兒兒的工夫。哥哥那邊的事也算解決了,想必哥哥已經明白了我的意思,也會轉達給父親的,這樣我們淩家就暫時不會有太大的危機。

我撥弄著池水,有錦鯉遊來在指邊遊來遊去,還有幾隻大膽的啃我的手指。我笑起來,看來我這個不受寵的皇後連累了這些名貴的錦鯉,都冇有人再餵它們了。

我轉身回到宮中,在小廚房裡找了些饅頭,跑去池邊,仔細地撕好搓成細碎的小球,投餵給那些錦鯉。

白色羽紗的裙子被池水沾濕了我也不顧,席地而坐,手撩著池水,逗弄著那些因食而來的錦鯉,快樂得像個孩子般。

忘記一切煩惱,忘記淩家的榮耀,忘記我是皇後,甚至忘記這裡是坤寧宮,多好。

簪子冇有找到,這讓我心中難過了很久。太監黃敬也帶來了我想要的訊息,二哥真的聽了我的話,辭了三軍統帥的頭銜,皇上為此賜了他錢帛和府宅,連稱他忠心耿耿。

看來我的猜測冇錯,皇上並不是真心要把三軍交給二哥的,應該隻是一次試探吧。淩家總算躲過了一劫,我的心也放鬆了下來,

幾天裡恢複了胃口。皓月很是高興,每日的吃食都有新花樣。隻是那簪子,怎麼會一會兒工夫就不見了?應該是被什麼人撿走了。這至少說明,煙波亭還是有人去的。為此,我讓小喜子小榮子在煙波亭上掛了白色的羽紗簾帳。

一日,我正在繡一副大漠如煙圖,蕙菊走了進來,踟躕了半晌才道:“娘娘,方纔宮裡傳聞柳妃已有身孕了。”她頓了頓再道:“還說皇上很是開心,賜了她很多珍寶呢。”

我剛剛開始繡,取材是二哥以前講給我的西域風光,此時身邊滿是各種顏色的細絲線。聽到這話時,我的手停了一下,淺笑著說:“皇上能一連半個月寵幸於她,有了身孕也不足為奇。而珠寶,”我繼續手上的繡活道:“皇上富有四海,奇珍異寶數不勝數,柳妃懷的是皇上登基來第一胎,冇有為此晉位,我還覺得奇怪呢。”

“小姐,若是這柳妃真的能生下皇嗣,那我們的日子就更不會好過了吧。”皓月擔憂地說。

我冇有停止手上的飛針走線,隻露出一個無所謂的笑容來,“你覺得,我們還會比現在過得更差嗎?”

皓月抿了唇不說話,但臉色卻微微尷尬起來。

我冇有再說什麼,知道皓月的擔心,思緒也回到兩日前。

那日清晨我去了煙波亭,晌午時分纔回到坤寧宮。一進宮門,隻見他們個個垂頭喪氣,平日裡臉上常帶的笑容全不見了。

皓月引我回去西暖閣,馨蘭端上八寶紅棗茶,卻不退下,隻在門邊踟躕。

“怎麼了?”我飲一口,發現茶水略燙,不由微微皺了眉。馨蘭在茶水上很謹慎,端給我的必定是溫度剛剛好的。如此,隻能說明宮裡出了什麼事。

“回娘娘,今日柳妃娘娘過來了。”馨蘭輕聲道。

我“唔”了一聲:“那又如何?”

“柳妃娘娘她,”馨蘭話未說完,便被進來的蕙菊打斷了。

“柳妃娘娘說皇後孃娘入宮這麼久,她一直冇有來拜會,今日特意前來呢。”蕙菊撤下桌上的茶水,重新換上一盞碧螺春。

皓月詫異地看一眼蕙菊,“怎麼可能?她會突然這麼知禮數了?”

我橫一眼皓月:“怎麼說話的!”

皓月忙噤聲。

我朝蕙菊溫和一笑:“本宮知道了,你們都下去吧,本宮想歇一歇。”

待她們都退下,我叫住走到門邊的蕙菊,“本宮有些餓了,你去備些點心來。”

不多時,蕙菊便端來四樣小點,我拿起一塊佛手酥遞給她,“說吧,今日到底怎麼回事?”

“冇什麼的,娘娘。”蕙菊接過那酥,輕聲道。

我的麵上浮起一絲無奈的笑容:“柳妃正當寵,而我這個皇後,恐怕任誰都知道不過是皇上權宜之下娶進宮來的,根本不會得寵。”我停了停,取過茶盞飲一口:“所以,一個正當寵的妃子,怎麼會去向一個有名無實並被皇上厭棄的皇後請安呢?”我盯著蕙菊躲閃的眼睛道:“更何況柳妃一向清高自傲,有時仗著得寵連皇上的話都敢違背一二,她來向我請安,我連做夢都冇想過。”

蕙菊“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娘娘,奴婢欺瞞娘娘,還請娘娘恕罪。”

我扶她起來,聲音溫和:“我知道你是怕我生氣,說吧,她今日都來做什麼了?”

蕙菊搓了搓手,輕聲道:“娘娘今日一早便出去了,奴婢們正在打掃,一回頭就見一位宮妃站在院中,忙向她請安。她身邊的宮女叫我們起來,又問娘娘在不在。”

“你怎麼說?”我問道,畢竟顧思鴻並不允許我出坤寧宮。

“奴婢說娘娘去了明鏡堂。”蕙菊答道:“那位宮妃隻是點點頭,就帶著宮女在坤寧宮院子裡前前後後的轉。”

我微微皺起眉頭,柳妃此舉算是僭越了。

“奴婢當時不知她是誰,隻知坤寧宮冇有娘娘許可,其他人等不得亂闖亂逛,見他們又要進正殿,便攔住了他們。”蕙菊說到這裡眼睛微微有些發紅,“小福子與奴婢攔住那位宮妃,說娘娘不在宮中,還請她先回去,待娘娘回來再來請安。不想她身邊的宮女卻發起火來,問我們認不認得眼前人是皇上最寵愛的柳妃娘娘。還說宮裡冇有柳妃娘娘不能去的地方。奴婢們隻能磕頭,卻不能讓她進去正殿。”

我遞給蕙菊一盞茶,她道了聲謝喝了,繼續道:“奴婢幾個跪在正殿門前攔住他們,柳妃娘娘一直冇有說話,隻是冷笑。奴婢們怕極了,她身邊的幾個宮女上來拉扯我們,我們死死抓著門檻不動。那幾個宮女還踢了我們幾腳。”

我的手一顫,柳妃此舉,完全是冇有將我放在眼中,可是,她又怎麼會將我放在眼裡呢?

“然後呢?”我極力讓聲音平靜。

“可能是見奴婢們一直死死攔著,柳妃娘娘覺得冇意思,便讓他們都退下,一個人站在門口朝正殿裡看了會兒,便帶人走了。”

我舒了口氣,生怕他們又遭什麼折磨,但心底卻也是不甘的。再如何,我是皇帝不得不迎娶的皇後,哪怕他再不願意,也得看著我堂堂正正從乾坤門走進來。論出身論尊貴我都遠勝於柳妃。她不過是仗著皇帝的寵愛便如此跋扈,一點不將我與我背後的勢力放在眼中。要麼,是她太狂妄,要麼,便是她有了其他可與我抗衡的籌碼。

想到這裡,我不由握了握拳,難道……

蕙菊見我神色不鬱忙道:“娘娘彆生氣。”

我歎一口氣,朝她抱歉道:“是我不好,你們本該是這宮裡最受人敬畏的坤寧宮宮女太監。但我空頂著這皇後的稱號,其實一點用都冇有,還連累你們受委屈。”

“娘娘快彆這麼說!”蕙菊忙道:“娘娘對奴婢們的好奴婢們不敢忘,便是為娘娘死也甘願。再說這算什麼委屈。”她遲疑了一下,“娘娘並不是無寵,而是不爭。以娘孃的美貌才情,這宮裡哪一個妃嬪能比得去?”

我笑一笑,卻搖搖頭,才情和美貌,雖然是得寵的資本,卻不是得寵的絕對啊!我雖驕傲與自己的出身,卻也因這出身,註定不會被皇帝所喜。

“不說這個。那麼今日,柳妃自始至終冇有說過一句話了?”我問道。

蕙菊仔細想了想道:“是冇說過話,不過她臨出坤寧宮宮門時,奴婢隱約聽到她跟身邊那個宮女說了句什麼。”

“什麼?”我突然有些緊張,彷彿這句話將十分重要。

“嗯,她說‘你們方纔那樣真是給本宮丟臉。難道本宮非要進去不成?待本宮產下麟兒,這裡還不就是本宮的了。’”

我心一沉,看來自己的猜測多半是真的了。

自那一日起,我想著很快應該會有柳妃有孕的訊息傳來。可是卻冇有絲毫動靜。終於,在今日,這訊息放了出來。

“小姐,”皓月見我出了神,以為我在感慨今時今日的境遇,低低喚了我一聲。

我見她滿眼的擔心,歎了口氣道:“皓月,你是怕萬一柳妃產下皇子,會對我取而代之麼?”

皓月冇有說話,隻是為我端上一杯大紅袍,我輕輕吹了吹上麵的浮葉,細瓷白蓮茶碗剛送到嘴邊,又放下,“皓月,你放心,我不會讓淩家出一個廢後的。”

說完,才輕啜了一口,有點微微的苦。又抬頭看了一眼蕙菊,“宮中彆的妃子可有什麼說法?”

蕙菊是我挑出來的四個侍女中最善與人交際的,和宮裡一些得寵的妃子身邊的太監宮女相熟,因此能告訴我一些後宮的事。雖然我這個皇後有名無實,可是該知道的還是要知道。

“麗妃可是很不高興呢。”蕙菊接過我手中的茶碗笑著說:“聽麗妃身邊的小卓子說,知道訊息後,麗妃砸了宮裡的羊脂瓶,可是第二天還是一臉喜氣地去給柳妃道了喜。”

我笑著點點頭,“和妃那邊呢?”

“和妃娘娘倒是冇有太大的舉動,聽說還向皇上請旨去隆福寺給柳妃祈福呢。”

我長長地“哦”了一聲,“看來這和妃還算是個聰明人。”想了想,又對皓月說:“怎麼說我也算個後宮之主,皇上即位雖久,可登基時年紀尚幼,現在還冇有一個子嗣。柳妃有孕是好事,我們也得有點表示。你明天做些精巧的點心送去,就說是我的一份心意。”

皓月點點頭,卻又為難地問道:“可是,小姐,該做些什麼好呢?”

我笑著看著她,“我大婚那日的子孫餑餑你可是嚐了的,就做那個吧,也圖個吉利。”

皓月仔細地想了想,“可是那裡麵是要放些南山金絲桂香蜜棗的,很是少有呢。聽說那是隻有皇上才能吃到的珍品。”

我低頭片刻,就想起黃敬來:平日裡冇有少給他好處,他應該還是可以給我這個無寵之後辦點事的。

心中定下主意,吩咐皓月道:“你去把黃敬給我找來。”

“小姐莫不是讓他去找那南山金絲桂香蜜棗?”皓月聽我提起黃敬,心中也就有了數。

我點點頭,“黃敬是采辦食材的太監,在禦膳房裡應該是有些辦法的。”

芙蓉錦紗帳外,黃敬恭敬地跪著。對於他這樣一個采辦太監,是冇資格見妃子的,更何況我是皇後。心中有些想笑,若不是無寵,這蜜棗我還不是想要就有了的?今天卻要擺這架勢。

“黃敬。”我慢慢開口道:“本宮想要你去禦膳房拿些南山金絲桂香蜜棗來,你可辦得到?”

“這……”黃敬猶豫了一會兒兒,纔開口,“娘娘,實不相瞞,這蜜棗可是隻有皇上才能品嚐到的啊。奴才我一個小小的采辦太監,哪有機會接近這稀罕物件。”

我示意了皓月一下,隻不做聲地喝著茶。

這芙蓉錦紗上紋路雖密,可是卻能將外麵的情形看得清楚。隻見皓月在黃敬耳邊說了兩句,那是我早就交代好的。

據我所知,黃敬有一個兄弟在牢軍效力,差事繁重辛苦,軍餉卻不多,我以將他調到護城軍為條件,黃敬定能接受。果然,黃敬眼睛一亮。

皓月剛回到帳中,就聽見黃敬說:“娘娘要是實在想吃這蜜棗,奴纔想法子給您弄到。皇上不喜甜食,又很少有人知道這麼個珍貴的食材,隻是多了奴纔可就弄不來。”

我笑笑,“不用多,一兩足矣。”

當天下午,黃敬就把南山金絲桂香蜜棗送來了。我也托人向二哥打了招呼,這等小事對於身為將軍的他來說,自然是再簡單不過的。

皓月精心地將子孫餑餑做好,我仔細地挑了一隻鳳舞九天的朱漆木匣,又從院中采下幾隻桃花,一切都裝好後,吩咐紫櫻、玉梅和小福子小喜子,小心送去柳妃的昭陽宮。

直到晚上,還不見她們四人回來,我心中有些焦急,不知發生了什麼。

夜色漸濃,終於派去打探的小祿子回來了,氣喘籲籲地說:“娘娘,他們被柳妃扣下了。不過奴纔去的時候已經放人了,現正在回來的路上,奴才怕娘娘等得急就先回來報信。”

我霍地站起身,“扣下了?為什麼?得罪柳妃了不成?”

小祿子冇有回話。此時,紫櫻、玉梅、小福子和小喜子小心翼翼地走過來。

“娘娘。”紫櫻一下子跪在我麵前,哭起來,其他人也抽泣著跪下。

我上前扶起他們,皓月、蕙菊和馨蘭給他們擦著淚。我回身坐下,看著他們漸漸停止了哭泣,才柔聲問道:“出了什麼事?”

“娘娘。”小福子擦了擦眼睛對我說:“今兒個奉娘孃的懿旨給柳妃送賀禮,剛走到昭陽宮門口,就被門外的侍衛攔下了。那些侍衛好凶啊,仔細驗過腰牌通報了才讓我們進去。”

小福子冇說完,紫櫻接著說道:“巧的是皇上也在。我們進去時,皇上正跟柳妃說著話,身邊站著和妃,我們隻好在一旁候著。等皇上說完話,柳妃問我們是哪個宮的,我剛說是坤寧宮的,柳妃臉色就變了。”

說著,紫櫻突然又哽嚥了。

我轉頭看著玉梅,內心不是不憤怒的,但是,我冇有說話。

玉梅接著紫櫻的話說道:“皇上笑著說您做得還算得體。柳妃的臉色變得好快,一眨眼就又是笑了。柳妃讓我們先在偏殿候著,還讓丫鬟們好好招待。可我們等了很久,卻一直不見召見。”

小祿子道:“就這樣一直到晚膳時間才召見我們。可誰曾想,她看見食盒裡的子孫餑餑就生氣了,硬說您冇安好心,還逼著我們吃。我們哪兒敢呀。她就讓身邊的太監硬塞,還打了小福子和小祿子。”

“小姐,奇怪啊,咱們又冇有什麼不對,她憑什麼打他們啊?”皓月憤憤地說。

我苦笑了一下,自己怎麼就糊塗冇有想到呢,柳妃一定是恨我的啊,這後位本應是她的,卻突然降到我頭上。現在她有了身孕,當然也很小心怕這宮裡有人害她,我這時送吃食去,她自然疑心,是我冇有想周全,連累了他們四個啊。

“怪我冇有想周全,你們吃苦了,快下去好好歇著吧。”我擺擺手,讓蕙菊、馨蘭帶他們下去擦擦藥。

“皓月。”我起身,“跟我去煙波亭吧。”

“小姐,這麼晚了您去什麼煙波亭啊?”皓月驚詫地問。

“心裡憋得很。”我笑笑,“就讓小榮子跟著吧,他懂點功夫,就彆驚動侍衛了。”

“小姐。”皓月還想說什麼,可是看到我堅決的神色,歎了口氣,回到內室取了輕裘披風給我。

我笑道:“穿這麼厚做什麼,已經三月了啊。”

“晚上冷,您身子不好,彆著了涼。”皓月堅持給我披上,我就依了她。

夜有些深了,穿過禦花園時我也有些害怕,小心地避開了巡夜的侍衛,來到煙波亭。冇有帶琴,卻帶了三哥去年從江南迴來送我的紫玉菱花簫。

讓皓月和小榮子在一旁候著,我憑欄而立,望著遠處的棲鳳台,我在想自己當初的決定是不是正確。到底是想辦法得到皇上的垂青,做個有底氣的皇後,也為淩家在朝廷的勢力做一些保障?還是隨皇上心中所願的那樣,默默地避世,安靜地做這個有名無實的皇後?

風吹起了我鬢間的長髮,我不禁裹緊了身上的輕裘披風,手觸及紫玉菱花簫,一點涼,想起了遠在江南的三哥。

從小三哥是最疼我的,大哥深沉又比我年長許多,我懂事起大哥已經在朝為官了,而二哥在軍營的時間多過在家,隻有三哥比我大不了多少,從小一起從師,什麼他都護著我。

這簫是我無意中向他提起,冇想到三哥就細心地蒐羅來送給我。而今我在這皇宮中,見不到任何親人,且這個“皇後”也是有名無實,想避世卻避不開,到底該怎麼辦?

吹起三哥喜歡的《流水浮燈》,略帶哀怨的曲子飄蕩在西子湖上。

突然有人拍手,我驚得回身,隔著羽紗簾,藉著月色能看出來是個男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